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bwin888备用地址

时间:2019-12-06 08:50:35 作者:新万博全称 浏览量:85945

bwin888备用地址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如下图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如下图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bwin888备用地址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bwin888备用地址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bwin888备用地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新万博全称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ag88环亚真人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新万博全称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

ag游艇会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

ag88环亚注册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

相关资讯
新万博全称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

bwin888备用地址

当耶稣在圣经中把他的追随者描述成为:一个被慈悲、恩典和爱所包围的族群。他们热衷于分享福音的好消息给迷失者,做各族各方,各民各国的“盐与光”。当有人被侮辱时,他们展示出宽恕之心,宽容大度。他们的行为反映出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不可抗拒的、良好品行和爱。

但绝大多数时候,西方基督教与耶稣对祂的教会的愿景相差甚远,几乎是天壤之别。

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基督长老会教会的主任牧师斯科特·索尔斯(Scott Sauls)告诉《基督邮报》说:“新约圣经的基督教精神和早期教会,和如今我们许多人所践行的基督教之间似乎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现今这世俗化世界,有些地方基督徒竟然也背负如此不佳名声:作为邻居,他们不太乐于助人,有时只会谴责和妄下断语,或者人云亦云,遇事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确,我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不信基督之人毫无分别。”

他解释说:“虽然我不确定这种说法是否公正,但不幸的是,今天我们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言中。”

在他即将出版的《势不可挡的信仰:成为世俗世界无法同化的坚定基督徒》(Irresistible Faith: Becoming the Kind of Christian the World Can't Resist)一书中,索尔斯指出了信徒们如何活出圣经基督的人生并为教会追求耶稣的目标。索尔斯呼吁基督徒要借鉴圣经中改变生命的真理,在世俗社会上成为与众不同的创造者,并为荣耀上帝而改变世俗社会。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一切都要从一个简单回归福音作为开始,并且观察基督所做的一切。除非我们重新与坚如盘石的耶稣基督本身相连接,否则我们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坚不可摧的力量;祂是带着爱和拯救使命而降临的,全面彻底拯救我们脱离世界上所有过错,并把我们带到天家。因着基督的牺牲,我们被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继续说:“一旦我们再次开始与现实世界相联接,我们就应效仿基督是如何带领他的门徒在现实世界活出榜样。信徒的使命本身是一种恩典和真理,要使他们区别于世界,而不是效仿世界,并且是以一种世界都来关注的方式。”

索尔斯认为,现代基督教与圣经基督教的背离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近几年来---是因“党派政治和信仰的不幸结合,就好像像一对孪生兄弟。”

他说:“有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既是基督教徒又是民主党人’。还有一些基督教徒会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自己为基督教徒却成为共和党人’。我认为,这完全回避了核心问题。”

该书作者认为,现当务之急是基督徒需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与耶稣站在一边?

他指责道:“基督往往无论是对待左派政治还是右派政治,持有的是否定中肯定的辩证法态度。通过一直追随基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政治上与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都有分歧。我认为有很多人被认为是基督徒,他们就不这么看。结果我们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基督教在很多方面都不那么纯‘圣经’化,而是更多掺杂了政治性的。”

牧师引用了《奇幻时空历险》( A Wrinkle in Time)作家马德琳·英格(Madeleine L'Engle)曾说过的话:“我们把人们吸引到基督面前,不是通过大声诋毁他们的信仰,告诉他们本身有多么的错误而同时我们又有多么的正确,而是给他们看到一束灵光闪耀的光芒,让他们全心全意地用心寻求它的光源。”

他说:“我认为这是早期教会的写照。这本书所要做的是倡导正如她在上述话语中所描述的内容。”

索尔斯说,人们无需为显得与众不同而深入蛮荒之地,因为无论是针对人、地点和事物与以前对比时,现在只要所做工作有些许改善和进展就值得庆祝。

他说:“上帝呼召其子民并非是让他们做出多少令人瞩目或惊天动地的事,又或是为昭显其惊人的影响力。每一项工作都是极其重要的;任何具有创造性、恢复性或保护性的工作都是神在我们心中的体现,以及独一真神是如何创造并把我们有机联合起来,使我们共同服务并造福于整个世界。”

索尔斯说:“一旦我们对神在我们生命中的转化工作有了正确的理解,我们就要准备好给这个世界带来这个世界渴望听到的希望,并见证我们最初得到从神而来的爱。”

他指出:“上帝对我们生命的第一次呼召是让我们被爱、被宽恕、被接纳、被救赎和被重生。并以此为出发点,引导我们以及正如饥似渴地寻求更深了解基督,并且希望与基督融为一体的其他人一道,共同进入一个健康的,赋予生命的社会。最后,作为一个特定群体,我们要走向世界,主动给我们所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场所施加全新活力。”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