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炸金花

时间:2019-12-14 13:28:18 作者:全民棋牌 浏览量:97649

炸金花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见下图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如下图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炸金花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炸金花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3.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炸金花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澳门美高梅官方网站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菠菜公社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

pt老虎机app下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美高梅官方网站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

吉祥三公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

相关资讯
任天堂国际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

ag老虎机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

四不像论坛

翻开的圣经(摄图网)

有些信徒认为“圣经里有些地方有错谬,圣经上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正确的”,这个观点对吗?河南一基层教会牧者梁志勇牧师显然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他在“信仰问题解答系列”中回答了该问题,解答他为何持“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等观点。

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圣经是无谬无误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无谬的”?既然我们说只有“原文圣经”是完全无谬的,为什么基督教的圣经还要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为什么我们反对那种“看重神学,过于圣经”的态度?为什么我们坚持“神学必须批判地看待,却不应该用批判的态度看圣经”?如果我们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总有偏差和不足,那么我们怎么能确定自己是否得救呢?为什么我们说从“圣经的无谬,人的理解却总有偏差”,反而可以看到“因信称义”的福音的不可思议的奇妙呢?这些问题反映出梁牧师对“圣经无误论”的基本观点,对此,他做了五点阐述。

首先,梁牧师陈明自己的观点:圣经是无缪无误的,并且圣经在每一个细节也都不可能出错或自相矛盾,是一定是正确的。(以下根据梁牧师“信仰问题解答系列”录音整理,不更改原意。)

一、圣经无误,因为这是圣经的宣告。圣经上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经是神所说的话。圣经首先不会有错谬,另外不会自相矛盾,因为真理不可能、也不应该自相矛盾。上帝不会出错,所以圣经也一定不会出错,因为神就是真理,圣经也是真理,这是基督徒信心的依据。

一些抵挡基督教的人会说,发展到今天,圣经其实有许多错误;今天所存在的自由派神学、圣经批判,这些我们都不接受,而是坚持唯独圣经。如果圣经错了,那就是上帝的默示错了;或者上帝意思是对的,但是人写错了。那上帝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也会对各样相对主义大开方便之门,解经、人生哲学都会出现问题,基督徒会被错误的观念吞吃,福音、信仰都会出问题。如果圣经不是完全无误的,那我要拿理性我的来弥补吗?这样,圣经的权威就崩塌了,那代替权威的是什么?不相信圣经的权威,即使我们嘴上说,我相信圣经,但是理性却偷偷爬上宝座做了王。

二、不是圣经出现问题,而是人的理解出现了问题。有人认为,圣经当中明明有错、有冲突的地方啊!比如,圣经的记载的耶稣的家谱,在不同的书卷中都是不一样的啊,应该修改啊!我反对这种观点,圣经不应做随便的修改,因为圣经是无错误的,但是人的理解会出错。当有人以为圣经出错了,那只是人的理解本身出现了错误。

比如,圣经中所记载的家谱中一般会说:某某生某某。 “生”的意思和现代不同,指的是前者是后者的先祖,后者是前者的后代,中间是隔代的。这就是人的理解和圣经表述所出现的不同。

再举两个例子。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是水和火都是神造的,在神那里,水和火一定会矛盾吗?并不是,火可以烧水,让人喝了造就人的身体啊。但是人却往往觉得这两者是矛盾的,这不是神的问题,是人的。

观察角度的不同也会导致问题。上下平行伸出两根指头从侧面看,它们是平行的,但是从上方看,二者却是重合的,好似只有一根手指一样。这就是人的片面性和有限性,教会历史中发生的悲剧,不是我们坚持圣经无误无谬导致的,而是将神学举得过高而导致的。教会历史上曾经把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举得过高,当作无缪的要求人们接受,教会坚持地心说的绝对正确,日心说和地心说的争论导致了历史的悲剧。最后却证明是日心说对了,是神出错了吗?是人的理解出问题了,甚至把不是来自神的、仅仅是人的理论当作无误的、必须接受的。但是圣经上什么时候提出地心说了?

人把神学举得过高,甚至比圣经高,就会出问题,这就是问题的开始。教会当中,当听说一个人去读神学了,会对他交口称赞;听说某个人在读圣经了,就觉得无所谓了,好像神学很高一样。神学很高吗?是上帝默示的嘛?不是,所以神学会出错,因为那是人的理解——对圣经的理解。

所以我们说,我们坚持“唯独圣经”,只有上帝所默示的,才是无误的、没有矛盾的,但是人的神学做不到这些,甚至会出现重大的谬误。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批判的不是圣经,而是神学。基督徒对圣经要始终保持信心,要相信不是圣经有问题,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但是有些人,对圣经随便地批判,对自己所信奉的某些神学却一个字也不敢批,因此出现了很多奴仆一样的基督徒,这是很大的问题。

三、要注意看圣经的行文,上帝所使用的话语要俯就人的理解力。所以,圣经中有些说法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但是即使上帝这样做了,他也绝不做错,不说错话。比如:“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创15:12)按照人的理解,“日头正落”就是说太阳落山了,太阳落下去了,是太阳在动;但是从科学角度看,实际上是地球的自转导致太阳升落的现象,事实上太阳却并没有动。这就是圣经语言表达与科学表达习惯的不一致,但是并不能因此说圣经是错的,因为上帝让我们明白和理解他的话语。

不要拿着自己的学科习惯来批判圣经。严谨的说,只能说圣经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习惯或者某个学科的表述习惯不同。“日头正落”,这样的表达有错吗?没有错,也并没有违背科学的意思,因为从人眼看的确如此,况且圣经既没有提出地心说的理论,也没有反对日心说。如果人因此以为圣经支持地心说,那是人的想法错了。

四、要重点注意的是,圣经无误指的是原文圣经。我们用的圣经多是翻译过来的和合本圣经,因为原文圣经普通人读不了。而圣经的翻译是上帝的要求,圣经要翻译成各样的文字,因为上帝不要我们做傻瓜。这也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基督教无论传到哪里都要将圣经翻译成当地的语言版本,因为上帝的意思是让我们慎思明辨,让我们理解、晓得真理,这才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五、最关键的问题是:“万一我理解错了,我最后灭亡了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思想上帝为我们做的,我们真的是非常感恩。因为没有一个人对神的理解是完全无缪的,那人如何得救?我们得救,乃是因信称义,不是因知称义。耶稣的福音、救恩如同一杯水,谁喝了,就永远不渴,但是喝水的人即便不完全理解这杯水,却不影响喝水解渴。因此,即使人对圣经的理解即使有误,却不影响我们得救,因为我们乃是因信称义。

有的人说:“我不满足于得救,我希望对圣经有更深的理解。但是按照上述的理论,人又如何真正的理解圣经呢?在这里,不要忽略三位一体独一真神的工作——圣灵的工作。人有错和偏差,但是我们的软弱不能废掉神的大能,不能拦阻上帝的工作。人的理解是不完全的,但不要忽略圣灵的工作,基督徒可以通过祷告得到圣灵的帮助,叫自己正确地圣经中的话语。

圣经的无误无谬,使人存谦卑之心,但是不是惶恐不安的谦卑,是带着确信的谦卑,因为我们相信圣灵的帮助,同时不做相对主义者。一方面承认我今生对圣经的认识肯定不足,一方面也要确定自己一定能进步,一定能更明白真理。这就是基督教的知识观、启示观。

圣经是无缪的吗?是!但是人的理解会出偏差,怎么办?要详细查看圣经,谦卑自己,不高举神学,而坚定圣经是唯一绝对的权威,同时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要做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同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信耶稣,就是最大的智慧。如果研读了一堆圣经理论,却不信也不祈求,那就是真的可怜。只要祈求耶稣拯救自己,那就是最智慧的人。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