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互博上亿财娱乐

时间:2019-12-12 11:21:51 作者:无极主管 浏览量:66212

互博上亿财娱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见下图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如下图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见图

互博上亿财娱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互博上亿财娱乐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4.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互博上亿财娱乐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轩彩娱乐人无信则不立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龙虎国际娱乐官网登录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

澳门金沙线上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星际xj3801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龙都国际下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巴黎人网投网站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

cctv钻石娱乐包是什么

图源:pixabay.com

二十年来我坚持每天写日记。可以这么说,我的日记本在房间里随处可见。由此看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极简主义者(译注:舍弃不需要的物质,将物质精简到最少,物尽所用)。当我读到自己十几岁时写的日记时,不免感觉有些难堪和羞愧,因为我当时对音乐的品味的确不敢恭维,然而当时的我对认识和服侍上帝的热情着实让我感到震惊。

我没必要对祈祷或读经表现得近乎狂热。像许多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历过一样,我也曾对此先是热情高涨、如火燃烧,之后热情明显减退、逐渐冷却。我曾如此渴望上帝能出现在我生命中,对此付出过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寻求。我对自己所在教会和青年团体充满激情,在我第一次体验圣经联合协会(Scripture Union)传教之后,我被激发去认识基督,并使祂为人所知。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愿意去任何地方,为了上帝的国度付出一切的人。

低潮期

虽然我从来没有离开上帝的经历;和许多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基督教旅程中也经历过低潮。有时在我回首往事时,总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激情四溢的基督徒;我的日记成了对自己过往的提醒。

有时当我们清醒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了对基督最初的热情时,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如何重新点燃曾经燃烧在心中的火热激情?请允许我分享两个想法,以帮助我们保持并重新点燃让人热血沸腾的信念。

我对基督的信心是单独存在的吗?

我们的信心必须全靠耶稣。它不在我们的教会里,也不在我们热衷的事奉上,也不在我们所尊敬的一位重要的领袖身上。我们的导师最终会让我们失望。我们的教会和教会事工,总有一天会使我们灰心。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非常热衷于建立任务团队,其中许多团队就是在那个时候蓬勃发展。

一些骨干转为关注其他事情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但其中一些团队开始挣扎,还有一些团队则完全解散了。我有一些重要的导师让我深感失望,还有一些人完全放弃了耶稣的使命。我亲眼目睹了教会人云亦云式一窝蜂扎堆地想做伟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看到罪后分裂,并把原本欣欣向荣的教会陷入到停顿状态。当我们的教会、事工和导师们让我们大失所望时,你们的信心这时会单单依靠耶稣吗?

耶利米教我们如何做

耶利米被称为哭泣的先知,他一生在颠沛流离中度过,却警告城中百姓,因着他们的背逆和离经叛道而早已远离上帝,耶路撒冷即将被毁灭以致灰飞烟灭。当面临国家分崩离析惨烈光景时,耶利米何以能保持如此强大心理素质?耶利米就此说了以下一段话。(详见耶利米书第17章,第7至8节)

他说:“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

看透尘世

耶利米并不把他的信仰寄托在他的国家或统治他的国王身上。同样,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信仰放在天生有缺陷的导师或错误的教会社区。上帝是唯一一位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人。祂才是我们今生唯一应寄予盼望和值得信靠的人。

当教会失败时,人们有时会因此失去对上帝的信心,但这表明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经历过教会失败的人往往说出他们对此深陷大失所望中。幻想破灭总好过仍抱有虚假幻想要好,因为这意味着你不再生活在幻想之中。我以前常有一种幻觉,认为基督徒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我现在才意识到,教会是由天生就不完美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朝着活出基督生命的变革征途上前行。我们应清醒认识到,上帝也会因教会或基督徒所犯下的罪和不当行为而感到悲伤。

宽恕至关重要

当基督徒伤害我的时候,我已经忍耐了太久。有人说,不饶恕他人就像自己喝毒药却希望能毒死他人。抓住过犯不原谅,实际上相当于对自我的两次惩罚。首先对自己来说是自我虐待且旁人无从理解;其次,使自己心里变得愈加苦毒和怨恨。

不能宽恕是许多基督徒失去热情和激情的一大原因,因为这使他们的心变得苦毒。宽恕是打开了通往囚室的大门,发现里面囚犯竟然是你自己!保罗在《歌罗西书》第3章第13节中敦促道:“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如果我们仍死守着过犯不放,我们怎能为基督已赦免我们的大罪而欢欣呢?宽恕别人会让我们得自由,并使我们得以重新点燃生命激情,并且生机勃勃、活力四射与上帝同行。

本文原载于Press Service International,原作者特拉维斯·巴内斯(Travis Barnes)。原文可见此。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