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现金21点

时间:2019-12-06 08:56:11 作者:云博国际 浏览量:58233

现金21点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如下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如下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现金21点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现金21点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2.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3.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现金21点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六合在线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真钱诈金花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

pt平台老虎机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

押庄龙虎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

澳门美高梅官方网站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通比牛牛

图文无直接关系(配图:基督时报/胡艾茜)

使徒保罗教导:“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0-12)。”属灵的世界是存在的,属灵的争战也是真实的。

在上篇文《基督徒见证:曾远离教会的“第三代”基督徒倚靠神助丈夫戒赌 带婆婆远离偶像 回归信仰认识真神(上)》中,远离教会的信三代小刘姊妹在婚后经历了丈夫赌牌后的绝望与痛苦,最终靠着神站立起来,并效仿亚伯拉罕离开本家本地本族,带着丈夫一同离乡打工,直到他也成功倚靠信仰戒掉赌瘾才回家乡。

然后回到久违的家中后,所面临的并非是风雨过后的平静,乃是黎明前更加浓郁的黑暗——婆婆是久拜偶像之人,家中早已充满邪灵的气息,如何将邪灵驱赶出去,迎接真正的圣灵进来?这对信仰基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小刘姊妹决定直迎挑战的同时,寻求神来帮助婆婆远离偶像,劈开撒旦的做工,让这个家庭变得干净、圣洁,成为都能信仰真神的基督化家庭。这个过程虽然漫长而艰难,但值得感谢的是,最后小刘姊妹终于做到了。每每回想这段经历,小刘姊妹都感叹说:“这真不是人手所能做成的,惟有神,才能做这么奇妙而伟大的事情!”

以下是小刘姊妹的信仰见证:

我跟丈夫在S城打工近两年的时间,那时为了坚固他的信仰,我硬是拉着他两年没回家。此后因为我怀孕时头几个月反应很强烈,完全上不了班,丈夫就提议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家里有老人可以就近照顾,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丈夫的提议完全是出于好意,并不是他还惦记着回老家后再去赌牌,所以就欣然同意了。

果然回家后,丈夫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教会的习惯,早起读经,晚上祷告,跟过去那些赌牌的酒肉朋友再也没了往来。我本以为丈夫赌牌的事解决了,一切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却不想回家后又遇上了新的争战——我跟婆婆之间关于拜耶和华神和拜偶像的矛盾。

婆婆拜偶像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多年,她在家里常年点着熏香,浓郁的气味隔着院子的大门都能闻见。起初刚嫁到他家时,我自己的信仰也不坚固,所以并不觉得拜偶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点不习惯房间里天天都弥漫了熏香,但也很少去说这些。但在外的两年,我跟丈夫一起在教会学习、成长,已经深刻地明白,拜偶像是极其严重的罪——十诫命里第一条就写着“不可有别神”,第二条是“不可拜偶像”,这些都是神所忌讳、不喜的。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进门的那一刻我闻到“熟悉”的熏香时,以前还不觉有什么,但那时心里就开始厌恶和抵触了。

两年没回家,婆婆对我的脸色也很不好,晚上吃饭时一直在说我“带着她儿子两年没回家,逢年过节也不回来看看,完全没有把两个老人放在眼里”等等,我默默听了一些后,等她喝水的功夫忙说:“妈,家里那个熏香薰的我难受,您给拿走吧!”可能我那时说话太直了,不懂得一点点的委婉,所以这话一出来,婆婆立马就不高兴了,垮着脸指我鼻子说:“这是保平安的‘神’,人人家里都有,……我都供了十几年了,你一来就要拿走,你比‘神’还厉害了?‘神’惹着你了?”

我一听婆婆连说带骂的蛮不讲理,头顿时就疼了起来,心里想:“怎么一回来就要面对这个?不回来还更好。”看婆婆情绪这么激动,撤偶像的事也只能暂且先搁下了。晚上睡觉时,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想到两年前我跟丈夫闹矛盾时,妈妈过来劝我说,因为婆婆拜偶像的缘故,这个家里必定是有属灵的争战,我不能靠着自己去得胜,一定要靠着神来驱除撒旦的作工。当下我就在心里立志,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婆婆远离拜偶像,建立正确的信仰。

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但事实上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般轻松。婆婆拜偶像时的“虔诚”完全可以媲美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每天早上起来,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偶像的坛里换上新的香;每周还要用清水把祭拜偶像的架子擦拭干净;并且常常跪在香前“读经”、“祷告”、“冥想”——是的,婆婆所拜的偶像也需要读经和祷告,但这种经不是圣经;她所做的“祷告”,在我听来也不过是嘴唇嚅动着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婆婆有时还会花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子躬下去如同一只对虾,整个头耷拉着快要掉在了胸口,若不是呼吸时能看见身体还有微微起伏,简直就跟断了气没什么区别。公公说,她这是在“冥想”,已经十多年了,一直这么过来的。刚开始时他也不能适应,后来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一看这完全不对啊,婆婆这拜偶像已经拜得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了,好几次公公或我丈夫有事找她,不得已打断了她的“祷告”,婆婆刚“醒”的那会儿脸色差得简直要吃人,整个人也是晕晕乎乎,你跟她说话她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等过了几分钟过后她才能慢慢清醒,才能跟人正常对话。

教会牧者说 用神的话语驱除污秽比人为的努力更有效

其实那时看见婆婆的情况,我心里既惊又怕,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属灵的争战,也不知道拜偶像的人会是这样的光景。我想我一个人的祷告力量肯定是有限的,就找了个时间回家跟妈妈说这事,让她帮忙邀请教会的人一起为婆婆的信仰祷告。妈妈的意思是让我先把婆婆祭拜的那些偶像想办法清出去,不然偶像在婆婆很难从里面走出来。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但怎么清呢?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主意。偷偷给藏起来?拿出去扔了?无论哪个方法,肯定都行不通。

后来我就为这个祷告求问神,“怎么才能把婆婆祭拜的偶像清除呢?”没过两天机会就来了——因为家里薰的香味道太浓,我的孕吐反应非常强烈,难受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丈夫看我脸色很不好,就跟婆婆建议把那些架子上祭着的东西统统挪出去。一开始婆婆死活不肯答应,后来公公也生气了,说“是你那些像重要还是孙子重要?”这么一问,婆婆也没了语言,就妥协了。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成了,没想到,婆婆只是把架子上的那一堆都挪进了她的卧房,而不是真正的挪出去。为此我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让婆婆不拜偶像拜真神?丈夫说:“不如周天带她去教会吧?”之前我丈夫他也是去了教会后一点点接触信仰、认识信仰,才知道有真神的存在。我当即同意了,说这事交给他来办,现下婆婆对我正是疾言厉色之时,我要强行拉她去,搞不好容易把关系弄得更糟糕。丈夫一口答应。周天时,果真就拽着婆婆要去教会。我们这边是好几个村子都在一个镇上的教会聚会,而那镇子离得也不远,走路约莫二十分钟就能到。听闻要去教会,婆婆立马就拒绝,但扛不住我和丈夫在旁边一直劝说,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她拒绝两次后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说一起去教会看看。

我叫上公公也跟着一起,他们三人走在前面,我一个人慢慢走在后面,眼看就快要到教会了,婆婆突然就跳起来喊:“我不去,我不去了!”脸上溢满了恐惧,转身慌不择路地就往回跑,拦都拦不住。我当时都惊住了,又没办法跟着追,只好边看着丈夫去追婆婆,边站在路边叹气。

原以为到了教会情况就会慢慢好转,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转折。丈夫和公公一路追回去后,公公留在家里,丈夫回来跟我说,婆婆回去后就锁在房间里,跪在那偶像的坛前嘴里喃喃自语念叨着什么,反正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再要去拉她时,她就表情凶狠得跟要吃人一样了。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那算了,下次再想办法让她过来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知下次再想让她来教会,就难如登天了。

那天在教会做完礼拜后,我邀请了教会里人一起为婆婆祷告。当晚回去后,婆婆的情况也让我感到有些棘手——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嘴里一直说着胡话,无论是公公还是我丈夫去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一会儿说窗外站着人,一会说有人进来了……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累得睡着了。但等她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婆婆这个情况我也实在没有办法,除了更加努力地为她祷告之外,我还询问教会的牧者应该要怎么做?牧者说:“可能要赶鬼。”我一听当即吓到了,只是拜了偶像而已,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吗?牧者反问我:“拜偶像本身就是很严重的罪了,难道还能更加严重到哪里去吗?”我哑口无言。无论我多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婆婆很可能被不好的东西抓住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牧者告诉我,以前婆婆的问题不太明显,是因为我丈夫没有信仰,我的信仰也是漏斗里的三分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现在我的信仰坚固了,丈夫也有信仰了,对这个家的属灵气氛是个巨大的冲击,所以争战就来了。要想彻底断开家里的偶像,断开婆婆身上不好的东西,就要以神的话语来得胜争战。牧者教导我,回家要常常大声诵读圣经,大声祷告,大声放赞美诗,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没有神的话语来得有效。

我听从牧者的建议,回家后拉着丈夫、公公一起常为婆婆祷告。公公虽然没有信仰,但还是很配合的跟着我们一起祈祷。我又买了个播放器,天天不间断地放着声音圣经和赞美诗。有时还自己拿着圣经在婆婆忙碌的时候,找个就近的地方坐着给她读经。刚开始每次读经,婆婆都很不耐烦,说让我安静点,不要吵她;有几次我不听,她上着火冲过来就要推我,说没见过我这么不孝顺婆婆的儿媳妇。后来再多读几次时,她虽然偶尔还是脸色不好,但也不再说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有办法拒绝,只好屈服了。

拜了十几年的假神 婆婆终于认识真神并说祂很好

从家人一起开始为婆婆祷告,一起轮流给她读经,到最后婆婆完全得医治,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短暂。虽然经历的时间比较长,但值得高兴的是,这个期间婆婆没有再出现那晚教会回来后神神叨叨的情况了。她仍然还是会顽强的抵抗,例如在我们读经的时候去跪在坛前读她的经,我们祷告时她也进行她的“祷告”,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声音胜过了她的,最后她被“吵”得没有办法了,只得起身坐到一旁生闷气,说我们打扰了她“拜神”。

婆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我的神来压过她的“神”?为什么不能她拜她的“神”,我拜我的神?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跟着我信我的神?但我想,或许是我们读经时经里的内容吸引到了她,亦或是某节经文直触了她的内心,突然有一天,婆婆来问了我这些疑问。那时我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会有疑问,更可怕的是任何疑问都没有。

我拿出圣经来给他读了几段经文,耐心告诉她:“这个世界是耶和华神所创造,祂是独一的神,没有别的神,只有祂一位。”我对她说,你这么虔诚,这么尽心尽力地拜神,但没有拜到真正的神身上,岂不是太冤枉太浪费了?……反正你都要拜神的,要拜就拜最大最真的那一位,其它小的、假的拜了也没意思。

这是第一次,我说完以后婆婆没有反驳,也没有跳起来骂我,而是默默想了许久。我也给与她时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等待她的反应。没多一会儿,她就问我:“那我怎么才能拜到真神那里去呢?”那一瞬间,我感觉长久以来笼罩头顶的阴影全被驱散,心里头真正明亮起来。我知道,婆婆的这句问话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提问,而是她将要走向认识真神、认识基督的第一步。

之后的周天,我小心翼翼提出让她去教会,婆婆迟疑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次我还是让公公和丈夫陪着她走在前面,我挺着肚子走在后面。快到教会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上次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但感谢神的保守,最后婆婆没有任何犹豫地走进了教会,并且直到离开她的情绪都始终如一。

婆婆拜了十几年的“神”,这次却是她第一次走进真神的殿,近距离接触神。教会的牧者一早便知道婆婆要去,在聚会结束后特意留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除了给她简单的介绍基督教信仰相关外,还鼓励她好好信仰,因为她所献上的敬拜,神都在天上看着,并且纪念着。那一刻我看见婆婆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夹杂着泪花——十几年的“拜神”历程,她从未想过、也从未听过她所拜的“神”会纪念她的敬拜,十几年来她只是默默拜着,求个心里平安。但现在牧者告诉她,她对真神献上的敬拜不是徒然的,是会被神纪念的,婆婆心里觉得极其感动和高兴。

回家的路上,婆婆非常开心,不断跟我说:“你们这个神真的很好……我听她们(教会的姊妹)说,有人祷告时听见了神的回应……这位神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婆婆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赞美,她只能不断重复“这位神真的太好了”,这已经就是她最真实、最喜悦的表达了。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