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多手21点游戏

时间:2019-12-05 23:06:22 作者:万利娱乐平台是真是假 浏览量:62636

多手21点游戏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见下图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多手21点游戏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多手21点游戏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多手21点游戏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正网皇冠开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娱乐网投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大发888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99真人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

投注系统出租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

相关资讯
太阳城申博官网菲律宾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

赌博牛牛算牌有什么技术

2018年6月24日晚,由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主办的《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祈祷及发布会于6月24日傍晚在九龙佑宁堂举行。

《不再沉默──收集教内被性骚扰经验研究报告》是是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性别公义促进小组在2017年8月至2018年4月期间透过该会网站及性别公义事工的社交媒体发布调查表格,邀请曾经历或见证任何教内性骚扰情况的姊妹弟兄填写经验,最后小组共收到59份投稿,其中55份有效问卷。其中与当中5位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受害人的心声及问题的症结。

据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报道,“不再沉默”也并非单一指鼓励受害者不再沉默,而是促请教会和全体信徒,诚实面对教会内的罪恶,不可再对肢体的伤痛和教会内的不公义保持沉默,而是守望受害者,也谴责加害别人的人。

当晚的聚会中,由不同宗派牧者及信徒带领群体为教会所犯“漠视、恐惧、偏见、滥权”的罪向上主寻求怜悯,同时也呼吁教会应当实践公义怜悯,关顾受害人,也挑战扭曲的权力和不义,共同承担教会群体教内性暴力和建立安全聚会环境的责任。

报告尤其强调教会要寻求改变,写到:“...研究的问卷填写人和深入访谈对象,分别来自不同教会──有过千人的大型堂会,有少于百人的小型堂会,亦来自有不同宗派及神学传统,不论礼仪教会、福音派或灵恩教会,而有关性骚扰发生时间由近一两年到二十年前不等。如此说明了一个不容易被承认的事实:教内性暴力其实从未停止,并且在不同规模、宗派的教会中也有机会发生,没有任何群体可以独善其身。”

因此,性别公义促进小组表示,研究结果凸显出信仰群体预防性骚扰的重要性,尤其是教会因其架构,组织文化及群体特性,比其他的场所更需要加强有关教育。

以下是研究报告的部分摘要

问卷结果报告显示:在有效问卷中有 35 份(64%)为填写人自己的经历,20 份(36%)为朋友或教友的经历。一半的问卷填写人(51%)表示加害者为教会同工或信徒领袖, 三成半(35%)表示加害者为教友。男(加害)对女(受害) 佔八成半(85%),,其次的是男对男佔了一成(11%);性骚扰事件的发生年期由近一两年至廿一年或以上不等,三成事件(30%)发生在近一两年,一成事件(9%)已存在受害人记忆中超过二十年。受害人被性骚扰的方式依次为“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例如:“触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的身体”(33%),“强逼进行性行为”(17%),“引起性联想的评语、玩笑或提问”(5%)等;性骚扰发生的地点包括牧师或传道人的寓所、教会场地或办公室、机构办事处及公共地方,场景包括各式教会活动、家访、教会海外行程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4%)表示曾向教牧、相熟教友、社福机构甚至警方求助;受害人面对性骚扰事件时出现多种的情绪反应及心理挣扎,包括对自我价值的质疑、愤怒、忧虑、害怕孤立无援、担心有其他受害人等。

超过一半受害人(56%)目前已转到其他堂会或已没有再参与教会聚会,仍有三成受害人(29%)仍留在原来堂会。

问卷及访谈结果分析

教会的架构:阶级分明又同时关系紧密如家人不论教会的规模大小,现时本地大部分堂会都有完整的行政体制,建立了清晰及牢固的权力关系。因为性骚扰的关键是权力不对等,受害人与加害者在职级、信仰年资及群体的影响力权力相异。加害者利用其得到信任的地位和关系,对受害人作出涉及性的行为。同时,教会中人际关系紧密,往往令受害人不容易表达被伤害,陷入困局之中─既因自己身处权力关系中的弱势,难以直接拒绝性暴力;同时亦因为群体的关系尤如家人,而堕入理智与感情的挣扎,不易向外求助。

参与教会的人:愿意表露脆弱的群体教会强调群体生活,常鼓励人表达情感,建立深入的关系。加害者往往就是看准他们的需要,假借“关怀”为名,向他们进行性侵犯,同时受害人亦会混淆究竟对方的“关爱”是否已经越界,甚至为招来伤害自责。

教会的信仰论述:被断章取义使用“宽恕”、“人的回转”、“神的时间”、“顺服”、“等候”都是访谈中提及的信仰价值,加害者和处理性骚扰事件的长执会在有意或无意间断章取义使用,以上本来都是信仰的美好教导,但当事情没有得到正视和公正处理时,这些信仰论述成为受害人告发及投诉的障碍,甚至令他们的情绪无从宣泄,混淆他们的信仰理解,导致受害人落入自责的困局中。

教会的群体文化:和谐合一教会普遍重视群体的关系和见证,又加上华人社会文化影响,不少受害人因为不愿破坏群体关系、体贴别人的感受,而把自己所受的伤害隐藏。教会亦会以为免令人对福音反感、“影响教会声誉”等理由,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报警。

教会的性别论述:性别定型教会深受父权文化影响,因著性别定型,男性受害人的经验和感受容易被否定及忽视,部份会基于面子或害怕被耻笑而保持沉默,成为更隠藏的一群。另外亦在婚姻状况的定型下,普遍认为已婚人士比单身人士更成熟及可靠。在这种偏差定型下,当单身的受害人要指控已婚的加害者,往往会被质疑及不被信任, 而单身受害人亦可能会因同情对方家庭而不欲揭发事件。

受害人在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困难:二度伤害部份支援者(家人、教会朋友、辅导员、执法单位)对性暴力的误解或对性的忌讳,容易将性暴力事件归咎于受害人的行为,甚至为加害者提供解释以合理化其行为,要求其息事宁人,否认受害人感受,为受害人带来二度伤害。

受害人期望教会如何处理:正视问题、建立机制不少受害人期望教会正视性暴力问题,不要逃避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 认真和重视的态度会令受害人感到被聆听,并且当教会强调对性暴力零容忍时,也能提醒整个教会群体,包括潜在加害者。

向教会的献议1.尽早制定及落实防治性骚扰政策2.鼓励教牧、信徒领袖及平信徒参与“防治性骚扰”训练3.所有长时间的集体活动必须加强“零性暴力”的意识4.加强性别意识教育5.敏锐于群体的权力关系

不再沉默 摘要下載不再沉默研究報告及獻議下載

图/文取材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官网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