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ag88环亚真人娱乐

时间:2019-12-05 23:08:45 作者:ag88游艇会官网 浏览量:31030

ag88环亚真人娱乐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ag88环亚真人娱乐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88环亚真人娱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4.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ag88环亚真人娱乐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万博取款流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游艇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美高梅官方网站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万博取款流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新万博全称

由徐峥主演的国产片《我不是药神》还在各大影院继续热映中,而基督徒对此片的热烈讨论开始慢慢在降温中。然而,我们需要有所总结。因为无论称赞也好,批评也罢,此片塑造的“刘牧师”形象无疑给基督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留下了一定的烙印。

当然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主观上并无意要为基督教做正面宣传,主题更不是要突出基督教式的救赎的,只不过是为剧情发展的需要而设定了这么一个配角(“刘牧师”),尽管有的基督徒快手笔们借题发挥而牵强附会地引申到救赎的话题。

不过,回顾梳理过往一段时间有关这部电影的激辩,可以归纳出大家所讨论的几个问题视点。而笔者认为,这几个问题也正是这部电影在客观上要挑战传统基督教的地方,尽管这并不是导演要达到的目的。但通过“刘牧师”这样一个形象的呈现,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有所反思,而不是简单地给“刘牧师”贴上“神学不正确”的标签将其打入另册。

第一,什么样的牧师才算是“好牧师”?

在笔者看来,第一个挑战是刺激我们重新思考,究竟何为“好牧师”?在新教里,毫无疑问,是把讲道当做牧师工作的第一要务。因此,能不能讲好道,被视为评估一个牧师好不好的最重要的元素。在很多教会里,一个牧师口才好、会讲道,在教会里往往特受欢迎。所以,很多牧师每周花很长时间绞尽脑汁在预备讲道上面下功夫。但是,可能是由于对讲道功能的过于高举,牧师其他的功能(特别是关心人方面)却被弱化了。

看了《我不是药神》,“刘牧师”带给我们(包括社会公众)的颠覆是,原来牧师除了在教会里讲道外,还能在教会以外的广阔天地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情,甚至是某些冒险的事,这种冒险不是为了追求个人刺激,而是为了他人的权益。

说到底,牧师不应该只是个“传声筒”,更应该是个“行动派”,首先自己要活出耶稣的教导,而不是仅仅把圣经停留在嘴边,讲给别人听。很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看到的牧师,往往看上去一本正经,满嘴里正统神学词汇,却在行动上软弱无力,似乎把牧师当成了一个刷嘴皮子的职业。牧师的悲哀之处是,除了讲道,什么都不会做。

看看耶稣,他可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定在会堂里讲经而已,更是身体力行,到处奔走,服务他所接触到的群体,以此彰显出天国福音的大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入刘牧师时,引用了马太福音的一处经文,可谓恰当好处:“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4:23)

第二,何为爱?何为关心信徒?

很多教会里信徒普遍缺乏关怀,就算是有关怀,也是很肤浅的,蜻蜓点水而已,无法进入到信徒的内心深处。因为牧师对信徒的关怀很多时候就像雅各书所说的,仅仅停留在口头的祷告上,再加几句属灵的客套话:“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各书2:15-16)

可是,我们在电影里却看到,这位“刘牧师”敢做敢当,甚至到了为信徒铤而走险的地步。当他看到教会里有的信徒也患了白血病,却因无法承受天价药而陷入绝境时,他不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属灵套话打发过去,更不是虚情假意地提供一个名叫“天堂”的精神鸦片,而是当他听到有种廉价药物可以救命,竭力去争取,尽管游走在良心和法律的夹缝里。

第三,我们能不能从有些普通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某些人性光辉?

是的,我们承认,这个堕落的世界无人能和耶稣比拟,唯独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但这不等于说在这个人世间人性的光辉就彻底黯然失色了。

有位弟兄注意到这样一种看起来很“神学正确”的公式(或曰套路):“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个人虽然很厉害,虽然很有爱,虽然帮助了很多人,但他和耶稣比,还是差得远;耶稣是无辜之人,却舍命救了那些本该灭亡的罪人:耶稣不仅医治病人,更拯救灵魂:人的爱是有限的,短暂的,神的爱是无限的,是永恒的……”最后的结论似乎是,人间的一切都是浮云……

可是,耶稣来了,是要废掉人性里的光辉吗?这光辉不是从神造人的形象发出来的吗?虽然遭到了罪的玷污,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换句话再说,做基督徒和做好人一定得对立起来吗?

《我不是药神》的真正主人公是程勇,一个比较复杂的小人物,他当然不是“药神”。起先他追逐的是利益(但和那个卖假药牟利的假院士依然有天壤之别),因为他敏锐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尽管如此,就是在这样一个逐利的小人物身上也有人性的光辉,这在程勇第二次组建团队就能看出来。“刘牧师”没有因程勇“属世”而退避三舍,因为他看到了程勇身上的某些人性光辉(就算不把他视为“好撒玛利亚人”),所以他才愿意加盟这样的团队。

第四,有些基督徒是不是一颗“玻璃心”,以至于我们不愿正视世界的复杂性和苦难的真实性,一味地求神迹或去天堂?

前不久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按照(有些基督徒)‘玻璃心’们的思路应该是这样:刘牧师迫切祷告,专心仰望上帝,受到圣灵的感动与医治,白血病好了,然后勇敢作见证,带领很多病友一起归向主耶稣,福音传开了。这叫正面反映基督教。”

如果导演真的这样来拍,这样的电影也就索然无味了,远离了普罗大众,因为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由神迹组成的,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是遇到苦难,也没有捷径可走。就算是耶稣面对十字架,他也没有逃避或退缩。耶稣被钉十字架,并没有免去我们的苦难,而是加给我们恩典和盼望去面对苦难。

在影片里,“刘牧师”也是一位白血病患者,但他没有听天由命,没有消极颓废,只等着死后上天堂,而是去抗争,并去帮助同样的病患者。“刘牧师”有信心有爱心有盼望,所以他才表现出如此无畏和乐于助人的态度。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向我们发出了挑战,也提示了新的视角给我们,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更刺激我们思考何为真信仰。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