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血战麻将

时间:2019-12-14 13:27:37 作者:开元棋牌 浏览量:21801

血战麻将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见图

血战麻将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血战麻将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1.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2.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血战麻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皇家德州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森林舞会一代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金鲨银鲨老虎机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

广东11选5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

老虎机打法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AG森林舞会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

老虎机打法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

老虎机游戏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5:11)”。

我们在这个世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每个人快乐源头不同,快乐的点也就不同。但并不是所有的快乐都是有益处的,也不是所有的快乐的源头都是正确的。在上海某教会的主日礼拜上,以利亚牧师便以“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里的喜乐”为题,进行了分享。

以利亚牧师以摩西的例子进行了解释。摩西从小在法老的王宫里长大,被法老的女儿收养,受的是最高等的教育,享受的也是最奢华的生活。然而摩西却并不愿去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这种快乐是罪中之乐。

要区分“亚当的喜乐”和“基督的喜乐”

以利亚牧师表示,我们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但在信仰里面,无论有多少的信仰,却只有两种区分:一种是真的,一种是假的;一种是对的,一种是错的。这就好像人也有两种,从圣经里来看,一种是属亚当的,一种是属基督的。

“亚当带给人肉体的私欲,带给人罪恶,使人属世界。”牧师解释,“属世界”是什么意思呢?基督徒都知道,魔鬼是假神,而世界、罪恶、肉体、情欲和假的信仰,都是一个体系的,这些都是属世界的。属世界也就是属魔鬼,“耶稣带给人属天、属圣洁、属光明、属永生,”所以这个世界是有着对错之分的,因为“对与错”、“善与恶”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以利亚牧师提到,旧约最终的指向是新约,而新约就是以耶稣基督来立的约。在旧约里,上帝与亚当立约,但亚当夏娃犯了罪,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从此往后所有的人也因此有罪。但新约里,上帝借着耶稣被钉十字架,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救赎了人类。

亚当夏娃因为犯罪跌倒,他们需要承担自己的后果,但上帝是得胜者,是永不失败者,他借着基督使我们得以脱离罪,重新得着属天的喜乐。因此,“我们要放下亚当里的快乐,得着基督的喜乐。”基督的喜乐,就是上帝的喜乐;亚当的喜乐,是属世界的喜乐。这两者要区分开来。

两种“属世界的喜乐”: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

只是在“属世界的喜乐”里面,又有两者的不同。

一,罪中之乐。这就好像前面提到的摩西。摩西是法老女儿的儿子,在王宫长大,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这不好吗?“摩西长大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小时候摩西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很开心,但他长大了发现自己跟其他埃及人不一样,反而跟他的保姆长得很像。”以利亚牧师说,“摩西长大后,发现他的同胞们还在受苦,而他每天跟欺负他同袍的人住在一起,所以他不平安,很难过,他越来越觉得在王宫生活不快乐不满足。”

如果摩西长大后,享受王宫里的生活,奢华宴乐,完全不顾他同胞百姓们的生活,这种从享乐而来的快乐就是“罪中之乐”。什么是罪中之乐?就是所得到的快乐是从罪里而来的。“例如有些人打麻将赢了钱而快乐,赌博赢了钱快乐,又或者喝醉酒了快乐……这些违反神话语的事情他去做了,就叫罪中之乐。”

摩西虽然当时人在王宫,但是他并不愿意享受罪中之乐,他宁愿和同胞百姓一起同受苦难。正如彼得后书2章7-8节所说:“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当你有善心、真心、美心时,看到作恶的,不但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还会感到痛苦。就好像有人打麻将很高兴,但你一看见打麻将的就很难过;有人喝酒很开心,但你一看见喝酒的人,就为他难过……这是同理。”

二,人生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正面积极的,“例如乔迁之喜,升官发财,吃了好吃的东西,这些喜乐都不是罪。”神并没有不允许人去追逐快乐,但我们要分清楚,哪些“快乐”是属于罪中之乐,哪些“快乐”是于人有益的。

“每个人的开心都不一样,有的人骂别人他就开心;有人打麻将开心;有人犯罪了开心……去行这些神所不喜悦的事情就是在犯罪。罪人不认识上帝时做这些事情,是会感到开心的,这些就是罪中之乐。但如果我们只是吃好吃的就开心,旅旅游开心,这些是上帝允许的。”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信仰基督的人,他们也行善,上帝也喜悦。“只是他虽行善却并不是为上帝而做,也没有永生(在里面),”以利亚牧师说,“但如果不行善,反而是做了违反神话语的事情,这个就叫罪中之乐了。”

“因此有些人享受罪中之乐,有些人享受人生的个别快乐,还有些人罪中之乐和人生的快乐都追求。”除了以上三种类型的享受外,“另有一种人,他不追求罪中之乐,也不追求人生的快乐,大部分都是(活在)律法主义里。”以利亚牧师举例说明:“例如你说什么东西好吃,他却说‘有什么好吃的’。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带消极的观念(在想法里)……太律法的时候,喜乐就很少。”放纵主义的人活在罪中之乐当中,今朝有酒今朝醉;而太过律法主义时,也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丢掉喜乐。

“所以看(现在的)世界,有些人是罪中之乐和人生乐趣都有;有些人只追求人生乐趣;也有些人只追求罪中之乐,没有人生乐趣;还有一种人,什么喜乐都没有。”

想法改变时生命会来到翻转

以利亚牧师做了一个简短的见证,讲述他自己是如何从“律法主义”里转变过来的。“我自己就是一个律法的人,”他说,“在以前,我也不觉得人生有任何乐趣,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等等什么球我都不会打,什么乐趣都没有。我曾经律法强到什么地步?有个弟兄问我:‘牧师我能不能吃个冰糕?’我说他贪吃。我爱主爱到,只要让人吃到开心的事都不能去做。有人喜爱旅游,我就说他贪爱世界。当然,我现在悔改了。我不是鼓励大家天天去旅游,但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去旅游。他不是单单追求旅游的快乐,(而是在旅游的过程中)他会看到上帝创造的美,并感谢赞美。”

以利亚牧师说,在1991年时,他去了一趟四川,当时看见某地方有堆成山包的沙,不但不会往下漏,而且拿铁棍往沙包里捅一下时它才往下淌一些,不捅了流沙就停止了,依然还是山包。牧师就感到十分惊奇,心说“上帝啊,这是什么道理呢?沙子还可以堆成山,不捅它不淌,一捅就往下淌了。”后来牧师又去了猫耳洞,发现那里两边都是山,中间是水,岸边两侧的树都长到了水里面,真正是山清水秀,一片大好风光。牧师就惊奇上帝的创造实在太奇妙了。

1992年,以利亚牧师去到黑龙江,发现有工地挖地挖了往下大约一米左右,底下全是沙子。当工地需要沙子时,就把地挖一挖。牧师就想,“上帝你的创造太奇妙了,河里有沙子就用河里的,河里没有沙子就用山上的,河里山上都没有沙子就用地里的。”

自此之后,以利亚牧师的想法就开始有了改变,从“律法主义”开始走向自由和释放。“从前我看到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但后来我被医治后,我看见树觉得树美好,看见云觉得云美好……从前我从来没有发现,就是路边的小草、竹子都这么好看。”以利亚牧师说,“上帝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上,不是要我们压抑自己的情感,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圣经说:耶和华笑脸坐在我们中间。我们一定要有人生的乐趣,上帝带给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知足感恩,也要知足常乐。”

上帝的创造再伟大再令人目瞪口呆,如果一个人他一天到晚笑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这创造有什么奇妙之处;一个人再难也会有好运或好人来帮助他,但当他想法太悲观时,即便是遇见了好人好运他也不会懂得感恩、感谢。“要喜乐,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一个人若不会数算神的恩典,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埋怨给我们恩典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学会说‘谢谢’。”以利亚牧师讲述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在他当地的老家人是不习惯说“谢谢”的,因为那里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说“谢谢”就是把家人当成了外人。有谁家里的孩子跟父母说谢谢,父母就会觉得“这孩子怎么出去两天就谢谢我了?怪怪的。”丈夫若是给妻子端碗水,妻子说了谢谢,丈夫也会觉得怪怪的。“他们不会表达爱,也不会表达感恩。”

以利亚牧师强调,“要学会说谢谢,嘴上不能说‘谢谢’时,行动上要去‘谢谢’。要思想神给我们的恩典,别人给我们的恩典。当我们去思想时,就会感恩;感恩时就会喜乐。”

我们的生活会遇到忧愁,也会遇到喜乐,但当忧愁来袭时,我们要学会不去思考负面消极的东西,而是从积极乐观的角度去考虑,这时我们会有喜乐,生命也会来到翻转。“我们需要喜乐,我们也要选择喜乐,就好像大卫,扫罗追杀他,他原本可以怨恨扫罗,但大卫还是喜乐。”要转变我们的思想,凡事都要喜乐。

无论我们经历什么,想法不改变时,这件事即便是好的,我们也有可能会用消极悲观的一面去看待,也会说丧气的话语。“但思想转变时,即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我们也能够用好的方面去看待,去找到可以喜乐的点。思想改变会来到生命翻转,这时人生就不一样了。”

最后,以利亚牧师总结,“虽然生活(里有)痛苦,但我们活得不痛苦,就会不一样,就会感恩。本来(这件事)是个痛苦,是个羞辱,是个灾难,但我们想法不痛苦时,我们就不会处在痛苦当中。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天下不下雨,但我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忧郁。有人说:想法由不得我,这是骗人的。我们的改变,就是从思想的改变开始的。人生短短几十年,要用喜乐来填满我们的人生。追求罪中之乐时,我们的人生都过不到头。要追求基督里的喜乐。”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