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云博国际

时间:2019-12-09 00:07:08 作者:广东11选5 浏览量:67090

云博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如下图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云博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云博国际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4.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云博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pt老虎机开户就送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bwin888备用地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皇家德州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

六合在线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

老虎机森林舞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真钱炸金花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

通宝pt老虎机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

pt老虎机技巧

根据一位在日本帮助建立教会的前传教士的说法:当我们试图向佛教徒作见证时,尤其是针对那些信奉传统亚洲佛教的人,旧约的内容和段落非常重要。

哈罗德·A·莱特兰德(HaroldA. Netland)是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一名宗教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教授。他曾经在日本担任传教士教导员九年。

上周,在达拉斯神学院在线播客节目“桌上谈”(The Table)的一期节目中,莱特兰德解释说:与基督教不同,佛教没有“造物主之神”的概念。

莱特兰德指出:“进入19世纪的古典佛教非常明确:没有造物主之神,也不可能有造物主之神。如果一切都是无常,存在即是一闪而过,则‘永恒的造物主之神’的概念不适合。所以,更现代点的观念是‘好吧,佛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只是一种不可知论’。这是一种现代思维方式,而古典佛教很明确:没有上帝。”

后来,莱特兰德概述了如何与传统的亚洲佛教徒进行对话,还指出必须从一开始就涉及这个问题。

莱特兰德表示:“向传统的亚洲佛教徒传教需要很长时间。你要开始一次圣经学习,从《创世纪》一章开始也好,从新约一段内容开始也好,一开始就要讲上帝。你必须在这里停下来好好讲讲,上帝是什么意思?谁又是上帝?诚实地说,日本牧师们都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耐心,但他们总是不断地回到这一点上。在你没有真正认识到‘造物主之神’这个概念之前,谈其他别的什么都是没有意义。”

根据莱特兰德的说法,旧约的《传道书》强调了属世追求的无意义,是最受日本佛教徒欢迎的一卷书。

莱特兰德解释说:“我发现,日本人非常欣赏《传道书》,而很多美国人不重视这卷书。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卷书,但日本人喜欢它。该书的遣词造句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当然,在《传道书》的重要内容上,你已经知晓上帝。纪念你的造物主。所以这使得这卷书完全不同,但书中内容存在着接触点和共鸣点。”

而其他一些基督徒领袖,尤其是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Commun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他们认为旧约是传福音的阻碍,至少对美国的教会来说是如此。

4月份,史丹利有一次富有争议的布道。他解释,虽然他认为旧约是“神圣的启示”,但旧约不应该是“事关教会任何举动的重要依据”。

当时,史丹利这么说:“彼得、雅各、保罗都选择从他们的犹太经文中剥离出基督教信仰。我的朋友们呀,我们也必须这么做。耶稣的新约、主与万国的约、主与你的约、主与我们的约,都站立在有着钉痕的复活双脚之上,而不需要犹太经文的支持。”

对史丹利这一评论持批评意见的人包括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Immanuel Church)的高级牧师雷恩·奥特伦德(Ray Ortlund)。10月份,奥特伦德在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的西海岸会议上发表演说,称在新约中,圣保罗“回归到了大卫王、摩西、亚伯拉罕那里。他尊重犹太信仰,甚至还用犹太传统给他的信仰进行过滤。”

奥特伦德称:“与今天某些传道人不同,保罗并没有将基督教信仰从旧约中‘剥离’出来。就保罗个人来说,归信基督教并没有去掉他的犹太习性。他只是让主耶稣盖过了他还继续尊重的犹太习性和良知。”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