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

时间:2019-12-14 05:42:06 作者:博彩最新送彩金网站 浏览量:44931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优德w88官方网站登录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葡京赌博色区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博彩亚洲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澳门百乐门手机登录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台湾佬美性中文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u彩娱乐平台是骗人的吗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万达国际真人娱乐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博彩资讯大全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没有钱怎么做博彩行业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全讯网足球即时指数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澳门注册送58元体验金

包德宁牧师带领复兴大会的资料图片。(图:包牧师提供)

编者按:“我是为中国而生。”

“尽管我出生并成长在美国加州的南部,然而我的命定却孕育在地球的另一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把福音带给中国的呼召直到十六岁才临到我,但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所有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为了帮助我完成这一呼召。二十四之前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的西海岸,那段日子所学到的生命功课,都是为了装备我适应香港的生活。一九六九年,香港成了我的家,直到如今。”翻开包德宁牧师(Dennis Balcombe)的自传,第一章就如此鲜明地告白着自己的呼召。他引用圣经诗篇139:16“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册上了”和箴言书16;9“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分享说:“在我开始有生命气息之前,神已经为我的人生设定了一个特定的计划,就是为中国而活。”——可以说,“中国”是理解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核心的关键词之一。他也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所以当他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时,常常会说自然地说到“我们”。

“复兴”,是包德宁牧师人生和服事另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他自述,自己出生于一个传统教会,父母虽然是基督徒,但基本只是维持一种宗教仪式和传统,16岁被朋友邀请去到一个五旬宗教会,非常强调圣灵,并且亲眼目睹了很多神迹奇事后,他才明白完整的福音是什么,并后来感受到上帝对他成为传道人的呼召,决志一生委身。而他到世界各地服事,最强调的也是圣灵的复兴,他尤其希望华人教会可以复兴,其创办的复兴华人福音事工就已经说明了这样的异象。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中国教会要变成使徒行传的教会,这个叫做复兴,复兴不是单单很多人,不是单单很多人受洗礼,复兴是我们要恢复到使徒行传那个时代的教会。”在今年秋天于济州岛举行的“中韩联合复兴特会”上,包德宁牧师如此说到。

从1969年定居香港,包德宁牧师首先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和普通话,1978年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包牧师就有幸被邀请到河南一带传讲圣灵和复兴,并且也成为随后农村教会复兴的见证人。这几十年来,包牧师不仅服事中国内地,并常到世界各地向华人传福音,并鼓励华人教会勇于担当世界宣教大使命。

包德宁多次表示自己有信心华人能够成为21世纪宣教主要的力量之一,但他同时也强调宣教的动力在于圣灵,他在各地反复宣讲:复兴的真理和21世纪宣教的动力是圣灵。“世界宣教开始不是来自耶路撒冷教会,乃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安提阿教会......我包德宁希望;每个信耶稣的人都被圣灵充满......这是一个圣灵的时代。”

日前,基督时报同工专访了包德宁牧师,邀请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很多观察和思考。【专访】包德宁牧师(上):过去30年中国教会的复兴路与当下的挑战

基督时报:包牧师,您1961年就确定来中国的呼召,1969年定居香港学习中文,1978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就访问中国内地,并且您经历、见证以及服事了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和成长,回顾来看,您大致概括下过去30多年中国教会的路程,您觉得主要是有几个阶段,怎么走过来的呢?

包德宁牧师:开始(1970年代末80年代初)教会因为经过很多逼迫,反而使教会合一、又祷告,也依靠神,所以迎来很多复兴。这好像比如教会历史上公元1世纪和罗马时代2-3世纪的教会经历很多逼迫,反而使基督教合一,传福音更有能力,后来反而基督教合法化后有很多腐败,因为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他们,福利很好。中国基督徒一向认为政教分开,家庭教会不想加入官方的教会,国际也是非常强调政教分离,比如美国也是不能有一个国教,美国人的先锋都是为了逃避国教才到美洲大陆。所以,在逼迫当中,教会祷告、福音传开、信徒很渴慕。

(当时)我自己的角色就是讲解圣灵充满的真理、平衡的教导。我们认为,信耶稣之后第二个真理是圣灵充满,有说方言等各种圣灵的恩赐。圣灵充满当然有祷告、火热的传福音的心,医病赶鬼等都是表现。不仅仅在中国,在非洲、印度等很多地方都在经历这些。

中国当时也是河南、安徽和东北经历属灵大复兴,因为依靠圣灵经历很多神迹奇事,有逼迫、祷告、也有传福音,教会相当得健康。后来我进去给他们教导关于圣灵充满的,他们以前有经历,比如很爱祷告啊,只是没有过这样的教导,可是如果没有教导很容易走偏,变成异端。比如看的话,中国河南出来不少异端。所以我们很重视纯正的信仰,当然一般的福音的真理我们都重视,比如三位一体、耶稣的神圣、重生得救、天堂地狱...不仅仅关于圣灵。

那个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有平衡的教导,他们也有祷告的生命,所以这是很好的根基。所以80、90时代有很大的复兴,我们在河南、安徽、东北去讲道,看到很大的复兴。比如东北一个城市当时只有几十个基督徒,现在有十万。

其实,这几十年全世界各地很多教会都有很大的复兴,特别是在亚非拉。在欧美等地方可能没有,但是亚非拉有很大的复兴。

改革开放有好的地方,也会有不好的地方。其中比如物质的试探是很大的,而且有很多海外的宗派想再次回到中国来建立自己的宗派。我们都认为三自原则——自治自养自传是符合圣经的,这不是中国政府讲的,最开始是由一个曾在韩国宣教士的宣教士Roland Allen讲的,他后来写过一本书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意为:传教士方法:是保罗式的还是我们自己式的?)保罗去什么地方宣教也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教会。

后来,中国教会因为历史原因有了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其实,对中国普通的基督徒来说,登记不登记、不让政府管教会内部事务是个信仰的问题,家庭教会不加入三自是因为三自很多神学都是自由神学的问题,比如讲耶稣的复活没有肉体复活,也不会为病人祷告求医治等等。

所以,看现在,物质主义、世俗主义还有成功神学等等进来(中国),对(中国)教会有负面的影响。还有在中国要建立宗派,这对中国教会也不是好事情,因为会带来教会分裂。不过这个是很难避免的,因为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事情。

基督教经历过各种考验,不仅仅是逼迫,还有丰盛,比如韩国生活水平很好,但是教会也很发展。所以感谢主,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带来好的地方,就是中国人除了自己的地方可以更广地传福音,还可以去海外传福音。比如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有很多中国出来的弟兄姐妹在中东等地宣教,并且中国人到处都有了,现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的地方也有去。比如我们在法国的复兴教会有700多人的华人。所以这些都是神美好的工作,这是很好的环境给是中国可以出去传福音。包德宁牧师1970年代末探访中农村。(图:包牧师提供)

基督时报:您刚刚讲了中国教会这几十年的成长、改变和现在面临的挑战,您作为一个见证和经历者,最深的感受是什么呢?

包德宁牧师:我觉得好的就是中国人很愿意学习,比如去海外上神学院,或者自己看书也好,这很好,比较谦卑的态度,而且很领受恩赐。比如我们给人按手祷告,很多人排队等着希望领受恩赐,很渴慕,西方教会没有,你可能只是鼓励他说我为你祷告,中国不是,中国人很渴慕,这是很珍贵的。

不过有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教导不足,不太知道辨别是非,所以很多极端和异端会出来。比如河南出来的东方闪电,为什么那么容易这么多人相信,耶稣都已经说了啊“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你为什么要去、要信?所以,中国异端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我2013年在河南也受到东方闪电的袭击。

三个词可以分析:正统基督教、极端和异端,中国还有一个词英文比较难翻译出来,就是“邪教”——evil religion,英文翻译只能是cult,这些往往会分裂别人的教会来建立自己的教会。比如呼喊派,我们认为是异端,在三位一体上和正统是不一样的,并且会拉走我们教会的羊。除了这些,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是另外的宗教了,不是基督教。

为什么我们从教导开始?最根本还是从纯正的教导开始。我觉得最终真理要平衡,有的人非常反灵恩,说没有灵恩了、使徒时代之后没有神迹奇事了,所以灵恩不合理、不要接受,那这个不合乎事实。看南美、非洲等很多地方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信耶稣都是因为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你怎么能否定这个事实呢?另外也有一些极端灵恩派每次祷告要把你推在地上,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说法,比如说每个地方有属灵战争空中掌权的邪灵,这些不是说没有、但是过于极端了。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相反,所以我们要中正的知道。还有比如关于神的预定,有极端的预定论说要知道谁要得救谁不会得救,预定了你你怎么犯罪不会灭亡,这是极端。所以我们教会在面对中国的情况时要很好的教导,要平衡。也有的讲合一,我们合一的基本是因为耶稣,而不是因为某个教会的系统。也有的牧者讲恩典福音不讲悔改,这个不是基督教,这是成功神学的极端。

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可能这些东西没有进到中国来,不过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会有更多问题发生。所以要重视纯正的教导,真理要平衡。比如说成功,我很相信成功,我很相信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比如有的基督徒骂人啊做的事情也不好啊,这样也没有好见证,但不是成功福音说的哪种成功。还有的教会过于强调你有罪啊、甚至成为很强的律法主义的,所以只是强调恩典不强调悔改的这种极端也会出来。有律法主义的话,就有废法主义,说我们已经因为恩典成为义人,所以不需要再遵守任何律法。但其实平衡的教导是我们因为神的恩典成为义人,因为我里面有神的恩典可以帮助我遵守神的律法。所以这就要找到一个平衡。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历史上早就有过。所以,很可惜,海外很多这些东西传到中国,中国本身就有呼喊派、东方闪电、三班仆人、被立王等中国产生的异端,这些都加在一起,中国教会面临的挑战更大。

但是怎么面对呢?我对中国有一个希望,可以真的信仰开放。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家庭教会登记没问题,最根本是信仰的问题,登记完就要打发一个三自的传道人到这个教会,这是不行的,因为神学立场都不一样。我们可以登记,也可以让聚会场所不是在家庭里面,让他在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建筑里面,可以注重安全等等,不在住宅里面,传道人也可以是受过训练的,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信仰,因为信仰是个人的嘛,浸信会有浸信会,神召会有神召会,长老会有长老会,不一定非要接受三自的信仰嘛。还有第二个意见是:对异端邪教你越打压他们越隐藏下来,不容易找到它们。而且你打压什么宗教团队,反而会让它们更加发展;你越打压宗教,越反弹。相反的,宗教开放,比如我去书店可以买到宗教书籍,我也可以公开传福音,这异端邪教的问题就可以解决70-80%,比如美国有守望台,我们都知道这个是摩门教的,不过信的人很少,全世界摩门教徒只有1500万人,因为美国人都知道摩门教不是基督教,是异端,我们从小都知道,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因为管宗教太严了嘛,太严的话,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嘛。

比如我去过青海西宁那里,有传道人跟我讲因为这里大大打压全能神,所以我们出去传福音只是说神爱你对方也都很紧张,一谈到神就很紧张,这个是不对的。相反的,可以传福音,可以在店里买到圣经和宗教书籍,信的人会信,不信的人还是不信,他们会知道,原来这个是异端的。

日本宗教信仰很自由,但是基督徒的比例很少,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基督教发展不发展有很多的因素,比如在日本传道都是非常合法的,宗教活动都可以做啊,很多人也很喜欢去教堂结婚嘛,觉得白色婚纱很浪漫嘛,也喜欢西方文化,但还是信基督教的人很少。

无论如何,神一定都会带领中国教会。我觉得最乐观的是:中国教会真的是一个“三自”教会,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不需要海外的钱,不需要海外的支持,相反他们还去海外宣教。所以,现在我们海外也是看如何给中国教会帮助,如果你需要教导那给你教导啊,我们都跟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多学习,给我们很多宝贵的意见。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