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VG十三水

时间:2019-12-10 02:18:53 作者:老虎机论坛 浏览量:47638

VG十三水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见图

VG十三水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VG十三水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1.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VG十三水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环博国际网址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百人牛牛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新锦海国际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

pk10计划统计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游艇会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

相关资讯
ag老虎机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

森林舞会2

圣经博物馆展示的死海古卷的部分残片。(图:基督邮报)

在经过第三方机构检测出不一致之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已经撤除5件藏品的展出。据悉,之前这五件藏品被认为是死海卷轴的残片。

据悉,有第三方机构对圣经博物馆所收藏十六件残片中的五件进行了独立检查。周一,圣经博物馆宣布了检查结果。之前曾有消息称,这些残片是现存最为古老的圣经手稿残片。

去年11月,圣经博物馆对这五件死海卷轴的莎草纸残片正式开展之后,这些展品的真实性就一直受到广泛的质疑。于是,博物馆在2008年4月将这五件残片送到位于德国的材质研究与测试联邦研究所(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

新闻稿解释说,该研究所“使用了前沿技术”进行测试,帮助博物馆得出“这五件残片与古代原件表现出不一致的特征”。

博物馆将不再展出这五件残片,同时展位将被其他三个残片取代。五件残片将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学术研究。同时,博物馆还将就有关残片真实性的问题对观众进行说明。

圣经博物馆馆长杰夫尼·克洛哈(Jeffrey Kloha)在一份声明中解释说:“尽管我们曾经设想测试会有另外一些不同的结果,但这是一个向公众宣传验证稀有圣经文物的真实性是多么地重要、检测过程是需要多么地精心准备,以及我们就透明度所作承诺的好机会。作为一个收藏教育文化遗产的教育机构,圣经博物馆坚持并遵守所有有关收藏护理、研究和展示的博物馆准则和道德准则。”

这次新分析是圣经博物馆所支持的第三个有关死海卷轴残片的研究项目。

2016年7月,荷兰国际学术出版社Brill发表第一份有关残片的研究报告。该报告重点关注了13个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死海卷轴残片。

该报告的编辑者之一、加拿大西三一大学(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的学者吉普·戴维斯(Kipp Davis)就是那些对残片真实性提出质疑的人之一。

于是,圣经博物馆对戴维斯进行资助,以便他可以对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继续进行研究。

2017年,戴维斯在学术期刊《死海发现》(Dead Sea Discoveries)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报告。于是引发了人们对于博物馆所藏部分残片真实性更多的怀疑。

戴维斯在报告中认为,在圣经博物馆所收藏的死海卷轴残片中,有多达7个是赝品。

随后,戴维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抄写质量”、“文本写作技巧”以及“手稿材质的构成与保存现状”方面。

戴维斯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已经成功地证明了不同的证据流,说明了在圣经博物馆所藏的死海卷轴中,至少有七个残片存在是现代伪造品的高可能性。但是,其他残片的真实性依然存在。”

克洛哈以圣经博物馆致力于确保“我们的展品能够呈现出最准确和最新的消息”作结,结束了他的发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有报道,称圣经博物馆的创始人史蒂夫·格林(Steve Green)没有透露为收藏这16件死海卷轴残片所支付的金额,但类似残片的卖出价以百万计。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