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ag游艇会

时间:2019-12-06 08:50:28 作者:澳门美高梅官方网站 浏览量:98519

ag游艇会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ag游艇会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游艇会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ag游艇会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g88游艇会官网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狗万取款流畅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ag88游艇会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88环亚注册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bwin888备用地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新万博全称

昨天看到一篇基督徒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基督宗教研究论坛隆重举行,不少学术观点刷新》,看完引起我很多感慨。

这篇文章主要说到10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问题是谈到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和基督教的现状。“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

笔者看到这篇文章一经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基督徒圈子的热议。对于上述中国基督徒人数可能只有3970万,并且现在出现停滞和负增长态势的结论,不少弟兄姐妹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态度。

认可这个结论的弟兄姐妹觉得前景不容乐观,同志仍需努力。不认可的多数觉得专家学者数据不可靠,有故意唱衰基督教的嫌疑。

与此同时,近日梵蒂冈公布全球最新天主教徒总人数——人家是增长的。这个不服不行,虽然天主教统计的是全球数据,可是人家就是能统计,结果也令人信服。而关于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情况就尴尬了,大家都懂,总之怎么统计,数据都被质疑。要么低的让人怀疑人生,要么高的让人忘乎所以。

所以,在自己不能去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的时候,我们只能根据自身经验,参考统计数据,谈谈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直观的,没有那么复杂的统计。笔者认为,在我身边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小范围内,结论可能是准确的。

刚好,笔者转发了那篇文章后,很快朋友圈的留言就有了两个对立的评价。很巧的是,两个评论的人所在的教会位于苏南地区的同一城市,还都是服事人员,还都有乐队侍奉。贝斯手姊妹评价说,“这个深有体会”;鼓手弟兄评价说:“这些人的观点和论调,也就是看看而已,神在掌管,弟兄们努力作工!”

笔者的感觉和这位姊妹是一样的——深有体会。作为家庭、工作、教会三点一线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感觉是很真实的,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笔者长达十年的观察是,自己所在的教堂,800个座椅,从来没有坐满过,除了圣诞节。这十年里,教会每年施洗100-200不等,年年有这些新加入的基督徒,然而教堂有限的800个座椅还是坐不满。教会根据已有会友加上每年新受洗的弟兄姐妹,得出教会人数在大大加增的结论。而作为每周参加主日聚会的信徒,我的感觉是,教会没有增加人,非要较真的话,现在感觉还更宽敞了。事奉人员一半还都是外地进城务工人员。所以我直观的感受,这个城市的基督徒人口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这是笔者所在的城市的中心大教堂的情况。另外笔者熟知的一个本地工商团契,十年前的人数60人左右,每年的圣诞晚会,大概能呼召20人,可十年过去了,他们还是60人。这还要算上十几个长大的年轻人,他们10年前是小孩子,没被算在内,这样的话,其实他们人数也是在减少的。至少可以说明这个小教会的封闭性,过去10年没有实现增长,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也就没有增长的希望了。

这个是笔者所在的一个三四线城市的现实境况。我们这片土地上,教会多数是没有福音性质的,只是一个聚会的地方。总之各种原因吧,教会丢失了福音的热忱。之前就有文章指出,多数的牧者喜欢讲道而不喜欢传福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古人云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这在年轻人中更是如此。我们青年团契里,讲大道理,大家都是一套一套的,但热心传福音的,只有一个。但是这么多年,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他为了福音,什么都无所谓,牺牲太多,别人都怕了。福音果效暂时还看不到。

另外,非基督徒对福音也没有什么兴趣,大家都很忙,哪怕是忙着打游戏。对于传教,别人总是敬而远之。特别在我们的影视剧中,多是批判宗教,也使得年轻人对宗教无感。就算是基二代,他们当中的多数也羞于向别人谈及福音。理由当然是千千万万,客观的环境压力,主观的不以为荣。

我认识的周边的青年团契在现在的环境下,都只能说是在苦苦支撑,人数的锐减,给很多团契带来致命的打击。以前每年通过各种渠道主动联系教会,联系团契的新人都不少,如今信息交流更方便了,但这样的基督徒少了。

年轻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也特别多。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他们就不是了。

现状是触目惊心的。这个真没办法吹牛,每天胡吹说基督徒有一个亿是毫无意义的。戳破这个谎言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抽样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别说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都很难。几个特殊的基督教大市可能比例高点儿,那毕竟是个例。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青年人的外流,很多地方教堂规模存在或多或少的浪费。

正如我最开始说到的文中介绍的,广州基督教两会副主席杨永纯牧师发布了《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对广州基督教会发展的推进作用》一文指出,广州基督教的发展主要基于三个红利:1、人口红利2、社会转型红利。3、经济红利。目前三种红利不复存在了。而随后有学者段琦说,这并非个案,在不少地区这其是普遍现象。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个样。随着社会的世俗化,人们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愿意上教会的就更少了。除了追求真理,就是寻求医治,再者就是排解寂寞了。后面这两种动机的基督徒都被城市生活消解的差不多了。

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信任专家学者所统计的中国基督徒只有3970万,那就更不可迷信我们粗略估计出来的7000万、8000万、一个亿的卫星数据。

数量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质量也要引起重视嘛。那些整天夸张有一个亿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周我们在教堂协调了一个事情,三个姊妹之间的矛盾。她们三个在一个菜市场卖菜,挨在一起,结果因为一点地盘,三家互殴,大打出手。可想而知,一整个菜市场的人以后要怎么看基督教,要怎么看基督徒?如果中国基督徒就是这个水平,就算给你两个亿又能怎样?

我们整天说中国是大国不是强国,各方面都是这样。用在教会也相当合适,统计上无论多寡,不可否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人数上的大国,只是距离正真的兴旺,要走的路还很长。数据至少在提醒我们,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一个基督徒至少应该思考,我到底要不要传福音?我拿什么去传福音?我要给谁传福音?基督是真神活神,可如果基督徒像死灰一般,那就只能自怨自艾,或者学习阿Q精神聊以自慰了。别整天嚷嚷着要将福音传到地极、传回耶路撒冷,这就好比月薪六千,却定了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

踏踏实实向下扎根,才能稳稳当当向上结果。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