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下载凯时app

时间:2019-12-09 07:48:58 作者:大卫2平台 浏览量:94033

下载凯时app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下载凯时app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下载凯时app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下载凯时app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百家乐导航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凯时国际平台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星彩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好运11选5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东魅平台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相关资讯
长虹国际注册

前段时间写了《根据自身经历浅谈时下中国教会对人实际成长改变的六点阻碍》(以下简称《阻碍》),文章发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之强烈远超出我所料。有很多读者点赞和打赏,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指责。这也很正常,任何观点的提出,都会有支持者和反对者。

其实这些观点,我很多年来一直都有,但是不能完全确定,也会跟自己说这只是魔鬼挑拨的声音,主要是自己眼中有良木看到的才会全是别人的刺。但是去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很多人,帮助我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有了很大的成长和改变,再来反思教会这些问题,就更加笃定了我之前的判断,所以就写出来跟大家分享交流探讨,也进一步厘清自己的思绪。

一开始我本想写成纯论文,但后来还是以敞开的态度分享了自身的经历,结果却成了一些读者对我进行攻击的素材,很有使徒行传“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去,用石头打他”的阵势。而这些读者所持的观点和表现出来的现象,《阻碍》中也有所涉及,再次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文中的一些观点。除了有一个读者写了一篇很中肯的文章具体回应了我文中的每条观点外,这些读者并未就我提出的具体观点进行反驳,而是在其他方面挑我的刺。我做了梳理总结,下面具体阐述:一、最多的批评指责都是在针对我的信仰状态,如“要悔改”、“没有认识自己的罪”“不认识神”、“回到救恩的源头”、“要基督的眼光看”、“信心软弱”、“属灵婴孩”、“骄傲”……这是典型的“公式化解释人的所有问题”,并不了解详细真实的情况,跟我素昧平生,凭区区几千字就给我盖棺定论。我在教会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这些上纲上线的套话放在谁身上都说的过去。因为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做不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只能简单粗暴地将公式往我身上套。据我平时的观察,往往爱头头是道说教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就完全忘了他们平日里唱的属灵高调。彼得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背叛主,结果逼迫临到时却三次不认主。说教成本小,身教成本大。身处事外,谁都可以心平气和;身处其中,很少有人可以从容淡定。还有读者怀疑我没有重生,不是基督徒。如果我宣布我不信了,或者我真的只是一个非基督徒,不知道又会被怎么说?

二、关于信仰的“功利性”和陷入“成功神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功利。《辞海》中“功利”的释义是:1、功效和利益;2、功名利禄。睡眠健康和安全感都属于人五大需求中最底层的需求,谈得上是功效、利益、功名利禄吗?渴望改变和成长就是功利吗?难道天父不希望他的儿女成长改变吗?如果认为想满足生理需求、安全感需求和成长的需求这些最正常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功利,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就是“追求舒适”、“不想背十字架”、“陷入成功神学”,那就是《阻碍》中提到的“忽略人性的基本需求”,认为人性的基本需求=功利=成功,而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这些需求了。这种看待事情的视角也表现出其概念模糊,对事物认知的辨识度不高。三、关于“耶稣解决罪不解决实际问题”。耶稣通过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我们的罪,我们因着信主罪被赦免了。耶稣说“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那我们每天的生活耶稣就不关心了吗?在世上就只能靠着耶稣被动地承受各种重担面对各种问题吗?当我问一些人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会正面直接地说“神只解决救恩,其他就不管了。”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绕回形而上学的神学层面空谈那些原则性的属灵高调。如果我再深入地问几个具体的问题,就会发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和处境,都很简单寻常。也许这也是教会的教导不落地的一个原因,大多数信徒所处的环境单纯生活简单经历单一,没这个需求啊!四、关于“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教会是超越性的”。大部分人都会说,教会里聚集的是一群蒙恩的罪人,都不完全,所以不该有太高的期待,要包容忍耐。确实,教会是开放的团体,什么人都可以去,有问题的人更多,而且没有直接利益约束,也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人的罪反而会表现的更明显。而我错就错在当初太单纯太老实,从小就是个听话照做的乖学生,执行力强又容易用力过猛,不顾自己是否能承受,结果身心都受到极大亏损。爱之深才痛之切。很多人在教会都是有所保留,根本不会照着教会讲的做,所以不会被误导也不会受伤。另外什么是教会,教会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教会是超越的,只是在道和圣灵中连接敬拜神的地方,那为什么有些教会要提“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主祷文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为要多得人”。如果教会不入世,只是关起门单单敬拜神,基督徒不深入到各个领域,不懂得智慧地应对各种复杂的世事,如何做山上的城灯台上的光,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五、关于“看到教会的不足就要参与教会的建造”。《阻碍》中“鼓动服事”这点就有详细论述,当下的教会并不是一个能让人安心地服事的地方,特别是对于生命不成熟受伤很深的人。在圣经里,可以看到很多人在服事之前都有很长时间的预备,摩西在旷野放羊五十年,约瑟在监狱里十几年,大卫为建圣殿预备了很多年最后是儿子所罗门建的。可为什么教会里几乎没有提过服事前要好好预备呢?反而圣经里并没有说婚姻要预备,保罗还说“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但教会里却总是强调“婚姻要预备”。很多教会里一些信主不久的人就开始带领人,就像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就去教小学一样,这样很容易造成的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两人都跌倒。六、关于“耶稣是唯一拯救”,不能追求“属世的智慧”。这种说法混淆了“拯救”和“智慧”作用的对象。拯救是作用在灵魂的层面,智慧是作用在具体的事务层面。圣经里有不少处理世事的“属世”智慧,只是没有发掘出来而已,如摩西的岳父建议他设立千夫长、百夫长。箴言里也大段大段地讲“智慧”。其实深究一下,还是圣俗二分的问题,认为有了信仰就可以超越现实,有了救恩一切都不是问题,可以与世隔绝不用学怎么应对世事。如果基督信仰是那样的出世的宗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没有人会承认这点,这也不是神的本意。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蛇是指撒旦,要像蛇一样灵巧,首先要知道蛇是怎么个灵巧法,然后才能像它。但是如果长期在一个封闭的宗教环境里,又怎么知道人家是怎么灵巧的呢?我在《阻碍》里提到的唯一一次听到教会讲灵巧像蛇的意思,就是讲的路加福音16章“不义的管家”那段经文:“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地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这个“今世之子”就是蛇。这个比喻是说连这黑暗时代的子女,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未来,发挥所有的智慧,何况作为拥有永远基业的天国信徒,岂不更应智慧地行事吗?最后一节并非赞美不信者的不正直和骗术,而是说信徒行事应比不信者更有智慧。但跟魔鬼不同的是,我们的灵巧是要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反而现实中会看到不少的是教会里其实有不少颇具“属世智慧”的人,利用基督徒的单纯善良包容,得到了不少在教会外得不到的实际好处。七、关于“只提出了问题,没有说如何解决”。如何解决,我也可以用公式化的套话来回答:教会要祷告仰望神,寻求和顺服神的旨意,要认罪悔改,全然向神献上,谦卑服事主,要体贴神的心意……有用吗?具体要怎么解决,对于我这样的平信徒来说最现实可行的就是先脚踏实地过好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各方面提升自己成长起来,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有一天我足够成熟有条件了,再去帮助其他基督徒把信仰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很多牧者由于自身的有限,迫于生活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只能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来迎合大众,这都完全可以理解。牧者要做到真正大胆传讲神的话语,把人带到真认识中,这个不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首先要像保罗一样经济上独立,才能不受制于人,但是一旦这样,又无法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牧养教会,这也是信仰无法超越现实生活的表现。其次,教会管理人员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不能什么问题都是光通过祷告交托给主来回避。此外,要学习了解神在不同领域的普遍启示,不管是专职人员还是平信徒都不能信主信得没了常识。神说“我的民因无知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爱心要在知识和见识上多而又多”。 八、关于“使人跌倒”,“不该见诸于媒体”。真正使人跌倒的这些问题本身,而不是《阻碍》本身。很多读者都承认《阻碍》所言不虚,即使是一些攻击我的读者。“不该见诸于媒体”的言下之意就是,虽然问题存在但是不能揭露,要藏着掖着。这种不让人发声的态度,跟一些属世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种“鸵鸟”思维并不利于现状的改变。而唯有坦率面对问题和现状,并反思和寻找转型之路,才有更好的未来。

不知道本文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欢迎有深度有实质性的探讨,有理有据、言之有物地指出本文偏颇之处,在真道中彼此扶持、共同成长。相信这些对于教会建造、和信徒间的彼此建造都会有帮助。而如果只是因为文章提出问题感到不满对我个人进行之前类似的指责和批评,我尊重你们的声音,因此也藉着这次的文章里面做出了回应。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心没有离弃祂,也赐我够用的恩典让我能承受所遇到的苦难和试探,失望而不至绝望,跌倒而不至全然仆倒。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