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77娱乐注册送77

时间:2019-12-09 07:49:11 作者:大千时时彩 浏览量:65016

77娱乐注册送77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见下图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77娱乐注册送77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77娱乐注册送77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2.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77娱乐注册送77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星艺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成人。请吴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吴哥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

大连后天宫在哪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亿成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狗万登录网址h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

沐鸣娱乐招商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

98098com娱乐线路导航

很多人的成长过程里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叛逆期,有些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逐渐、社会阅历增多,逐渐就把这份叛逆给磨平了;也有些人是通过其他人的帮助,或在经历一些事后,开始从叛逆走向成熟……

小Z姊妹今年二十出头,外表看上去就是一典型的90后阳光女孩,一头披肩的墨黑长发,眼睛大而明亮,折射着奕奕光彩。曾经在少年时代,小Z身上被标签最多的就是“叛逆”、“不良”、“坏学生”等,然而现在看她笑意朗朗,实在很难找到一丝丝属于过去的“叛逆”迹象。

小Z出生在Y市,成长在Y市,如今也在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教会里服事。Y市是南方一座小小的水乡之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不多,信仰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虽然Y市虽有一座四层楼的小教堂,但无论是周三周五还是主日礼拜,里面的基督徒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小Z却是这其中极为特别的存在——在这个以中老年人服事为主的团队里,小Z是唯一一位才20多岁的年轻人。

第一次遇见小Z,就是在这不久前的主日礼拜上。Y市的教堂笔者也曾去过多次,但是这次却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接待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不免内心诧异,上前打招呼后才得知,看着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信仰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并且在教会兼职参与服事。

说起信仰的经历,小Z也是有着源源不断的话要说。她坦诚道:“你看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有办法想象到我以前是怎样叛逆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认识神,现在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将来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过得很好。”

以下是小Z口述的信仰见证:

我出生在Y市。Y市是一个小小的水乡之城,比不上一些大型一二线城市,这里节奏缓慢,生活舒适,所以很多人都说Y市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但也正是如此,Y市的人较为懒惰闲散。在这里,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默认:有出息的年轻人不会留在当地,都会外出打工;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属于“好吃懒做”型的。虽然用“好吃懒做”来涵盖剩下的本地年轻人有些偏驳,但事实上Y市的风气就是如此。在这样的风气下长大,相比起学习,从小我也就更爱玩耍一些。

我的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从我记事起,奶奶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读经,并且嘴里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奶奶说这叫“祷告”。祷告就是向着神去祈求、感谢,祷告时所说的话,神都会垂听。其实我并不懂“祷告”的含义,也不知道奶奶从我出生开始就在每天为我祷告,希望神拣选我,让我成为可以被祂所使用的人。我只知道,我完全不喜欢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她常常会用圣经里的话语来教导我,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样的奶奶,跟别人家宠溺孩子的奶奶完全不同。

上小学时,奶奶每周日要带我去教堂,说要“做礼拜”。那时我简直极度厌恶“做礼拜”这件事,因为每次一做完礼拜,周日的半天时间就过去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玩耍的时间。而奶奶也常要求爸爸妈妈一起去礼拜,但他们工作太忙,周日抽不开身时就说:“让小Z跟您去吧!她去就代表了我们。”每次爸爸妈妈这样一说,我就知道这周的周末时光又泡汤了。

上初中后,我在班上交了个关系非要好的朋友,叫小L。小L学习不好,但很会玩。她认识很多其它学校的学生,每次一到周末,她就拉着我叫上一帮其它学校的学生去KYV、游戏厅、网吧等疯玩。那些外校的学生也个个都很能玩、很敢玩。我那时被他们带的简直打开了新的世界大门,没想到原来“玩”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花样。一开始,还有其它同学在背地里悄悄劝我,说不要跟这些外校学生一起玩,因为他们都曾有过欺负小学生、找小学生讹钱的经历,并且因为他们所做的事太过恶劣,还被学校通报批评,挨个在大会上向全校学生做检讨。但我听了也不以为然,心想:我又不跟他们去欺负小学生,我就跟他们一起玩而已。渐渐地,同学就不再劝我了。

上高中时,为了跟能继续跟小L在一起玩耍,我放弃了一所好学校,去到了一所教学质量一般的学校就读,并且跟奶奶撒谎说周日学校要补习,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去教会能出去玩耍。那时我整个人完全被释放了天性,再也无所顾忌,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跑去挑染头发,还跟着小L一起连打了好几个耳洞,又想要纹身,经常逃课出去上网,玩电游,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其实那时我并不太会抽烟喝酒,但为了融入小L那伙人,我便假装自己会抽,且抽得很好。

高三那年我的名声坏到极致 成为老师眼中的“坏学生”

那时我变化太大,未免家里人看出来,我会在书包里准备两套衣服。上学穿一套干净朴实的,放学了就去厕所换上另一套玩的衣服,等玩完要回家了,就又找个地方把那套朴实的衣服换上。

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忙不常在家,没有太多察觉到我的变化,只是在看到我挑染的头发后流露出了一些不赞同,但也很快就揭过去了。奶奶却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问我最近为什么常常补习?为什么除了周日就连平时也不去教会了?而且我在家说话也表现的越来越不得体,让她很不愉快。

奶奶的质问并没有让我恐慌,那时撒谎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对奶奶说,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小书店打工,想要体验生活,每晚帮忙看店2个小时,所以晚上会回来得晚一些。这样一说后,奶奶也无法辨别真假,反而觉得我长大、懂事了。

奶奶这关过得太容易,让我有了更加肆无忌惮的心,跟着小L一伙人也玩得更加疯狂起来。常常在外面玩,免不了要花钱,但一个学生钱从哪里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家里要。于是我想尽各样的理由跟爸爸妈妈要钱,例如要买练习册,要跟着老师去其它学校做辩论赛,要参加考试,要买新的复习资料……用妈妈的话来说,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周都在要钱,频率高且数目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这样以学习的名头变着法来要钱,爸爸妈妈也丝毫没有怀疑,完全的相信了我。

高三那年我在学校的名声坏到了极致,我成为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小混混”,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平时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抽烟喝酒成了日常功课,撒谎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一直到高三下学期某一天的课堂上,坐在我旁边的男生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突然往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我当时就蒙了,歪过身子一拳就砸了回去,骂骂咧咧道:“你有病吗?为什么突然打人?”那男生本来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却没想我这么认真地回了他一拳,也打得他有点蒙圈。等回过神来时,他不甘示弱又是一拳挥了过来。无端端挨了两拳,我心中大怒,心想平时在班上也算“积威甚久”,却不想还有人敢惹我。当时就想要趁着这次机会要好好立威,一把从文具盒里抽出削笔用的小刀在那男生的大腿上狠狠划了下去。

随着男孩的一声惨叫,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大腿流了出来。看到血的那一刻,我呆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边的动静引来了老师,老师一看都动上刀了,这还了得,一边将男孩送到医院,一边打电话给我妈妈,让她过来。

妈妈很快赶到医院,在得知我用刀划伤了同学后,不由分说先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向老师和男孩的家长道了歉。老师说,这次一定要记大过,还要写检讨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妈妈听完脸色铁青,带着我回家后二话不说先打了一顿,又让我跪在门边上不许吃饭。当时我心里又惊又怕又怒,大吼一声:“是他先打我的!”然后夺门而出。

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我的过去让我一无所获

这是我第一次动刀,虽然平时我叛逆乖张,但从来没有真的参与打架斗殴过。这次一出手就动了刀,还划伤了同学,我的内心是极其后怕的,而且这样冲动地跑了出来,我能去哪里呢?我盲无目的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她一把拉着我的手说:“小Z,你跟我走。”我赌气说:“我不回家。”奶奶说:“不回家,奶奶带你去别的地方。”

奶奶态度非常强硬地把我跩到了教会。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姐妹坐在前排的椅子上读经。奶奶拉着我坐下,问我:“小Z,奶奶从小带你一起信仰,让你认识神。奶奶想,只要认识神,有真理了,你长大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不认识神,没有真理,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就好像你这次拿刀划了同学,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我心里既尴尬又难堪,低着头没有说话,耳边传来的是那位姐妹读经的声音:“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奶奶接着说:“小Z,你将来想做什么?你可以选择你要走的路,要过的生活,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这个‘将来’是你喜欢的吗?”我依然没有说话,耳边,那位姐妹还在朗朗诵读:“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我很清楚地听见她读了什么,但又觉得似懂非懂,总觉得她读的那些经文让我感到心惊。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想要这样下去的将来,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将来会怎么样我一个高中生怎能知道?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诫我说:“人不知道自己的将来,因为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里,你相信祂,祂就会带领你。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你回到神面前来,祂都原谅你。”奶奶问我:“小Z,你想改变吗?”

我认真地回想了我这几年的成长经历,发现除了跟小L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成绩不好;学业被荒废;身边也没有优秀的朋友……见我始终沉默,奶奶便说:“以后你继续跟我做礼拜,一起读经、祷告,其它的都交给神,神会帮你断开过去的。”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奶奶一起继续做礼拜,除此之外,还参加教会小组团契的晚间查经班。在查经班里,我是年纪最小的,其她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她们见我每逢查经学习必到,便高兴地称赞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信仰这么好,感谢神!”她们这样一说,我就感到无比的羞愧与不足,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随着信仰越来越深,我渐渐品尝到了信仰带给我的乐趣。每逢读经时里面包含着的智慧话语让我感觉以前从未听过、却又极其动听。高考后,在奶奶的鼓励下,我接受了洗礼,并开始参与教会事奉,一直走到现在。

笔者后记:

整个见证的过程里,小Z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意,从她爽朗的笑意里,确实很难看出那些过往的“叛逆”迹象来——撒谎、逃课、抽烟、喝酒、泡网吧……这些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事迹再度从小Z口中说出来时,她没有因此感到羞愧,反而说:“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叛逆的少年期,可能一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人长大了,懂事了,渐渐就不会叛逆了。但我却很感谢神,藉着这段叛逆期让我能够认识祂。如果我不认识神,也许我长大懂事了可能就不叛逆了,但也有可能我会更加叛逆……谁也不知道……”

小Z直言,很多基督徒信仰后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荣神益人,见证神;但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神迹、大异象降临,也没有做很了不起的事来荣耀神。大学毕业后她直接留在了Y市工作,并在教会兼职服事,小Z说:“我听过很多人的见证,什么重病得医治,生意不好神扭转……我的见证其实很普通……我想,我就好好生活,好好服事,这就是在荣神益人了。”

的确。在这世上并非每一个基督徒都去做了总统、明星来见证神的荣耀,大多仍是像小Z一样的普通人。小Z说她的见证很普通,但也正是这样普通的见证,才更显得真实与可贵。在笔者看来,有带着劈山填海之势的神迹见证,也有如同潺潺山泉一样的清新见证……无论哪一种,都是神的工作,神对每个人都有着美好的旨意。正如同小Z所言,“好好生活,好好服事,就都是在荣神益人了。”

....

热门资讯